我的光線,我的島嶼難以辯駁。

 

Sanmu CHEN / 陳式森

 
 

島嶼無可辯駁
曆史沉降,
施行的惡意
搏打著雨夜高昂的頭顱!
腐敗的水勾勒出牆上
斑爛的許諾。
緊抓住花園 !求救的手
抓住鐵馬,筆直地
穿過六月,下沉。
七月行雷沉穩…….七月
難以篡改的鼓聲
卡在風中 !

我的光線,我的島嶼難以辯駁。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六月詩兩首

 

Sanmu CHEN / 陳式森

 
 

1

不要驚動早晨
不要驚動38度的熱風
讓牠吹過漫不經心的
國境綫

她站在川行不息的車流前
不要驚動離去的愛
不要驚動一息猶豫……
讓她回來

不要驚動雕像,不要
讓警察察覺牠流淚
甚至,不要,不要驚動花
在我口渴的時刻,牠已經遇難

不要驚動那些
睡去士兵和子彈
甚至。甚至六月,
六月 ! 我不慎進入的六月。

6月3日 晨 5時45分

2

雨向天上生長,追尋昨日,
無詩:黑魂魄,
穿過雨,穿過斑馬線,
有的去銀行,有的去燭光
青銅浩蕩,剪一下花枝寸斷
黑燕子飛入黑暗
放光。發黑
末路,凝神傾聽自已
花骨頭。

6月5日
.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哀曲譜線…….

 

Sanmu CHEN / 陳式森

 
 

每一杯酒,飲。
便見失落的切面
哀傷與追悔紛踏而至
而五月綻放開了石榴流血如緬甸,緬甸。
在我死去的海岸
波濤想把骸骨帶返夢境
那遲鈍的星辰
而我自身的腐敗斬斷了春風!強烈的臨終⋯⋯
你飲,便見淚的切面
香港哀曲線譜。
恐懼徒勞地追截著少年

死者的遺容用碧波擊拍巖岸。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暮光之俳 七首

 

Sanmu CHEN / 陳式森

 
 

1)
耳際停珍珠
暮色晦暝秋水澈
等待著古曲

2)
繁星暗潜伏
秋光璀璨秋溪黯
山居彌虛空

3)
黃昏的神祗
潜心閲我斑爛光
恢宏奏鳴曲

4)
寂寂萬聖殿
曆史森然山海暗
黑警出色旗

5)
壁屋出彩虹
破事一件接一件
斷霞錯詩句

6)
看榮光來臨
我的城順從麈世
沉睡敗意中

7)
莫名的星磒
可能在將來寫成
幷遺失的詩

空白.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失的俳句

 

Sanmu CHEN / 陳式森

 
 

在廢墟之上
月亮脆弱的軟骨
嬰孩哭……誰能?

吾友咏終曲
暢飲晦暗《春之祭》
再見未來中

吾友!天注定
我翅膀中的骨頭
流逝或存在

內有的島嶼
你走,中國沒月亮。
失敗的示愛

這一棵蘆葦
承受沉重的靜謐
意志的挺立

空白.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歲終之俳

 

Sanmu CHEN / 陳式森

 
 

1
幽深地在意
一抹松香的氣息
散落光線裡

 

2
沉默的流星
翼翼劃過寂寂晨
唯一的光䊹

 

3
副歌漸遠山
鷓鴣歇翅金木穉
遲遲花未開

 

4
喪鐘爲誰鳴?
新笋不懈地碰撞!
春天轟然塌

 

5
不馴的山猪
懾憾巖壑的陰森
疼痛著山筍

 

6
春風莽蒼蒼
琴弦深沉的段落
擊中了骨骼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立春(節分)

 

Sanmu CHEN / 陳式森

 
 

五時五十分;黑夜猶豫徘徊
林中廢墟,雀鳥開始噪鳴。序
六時三十五分;微風微蜜蜂,嗡嗡嗡
弦外鋸來往來往,悲痛的木 一杯
七時十八分;一個祈禱。聚攏
無池的盡頭,反動城。這片水,淚光鯭難逃
鼓。很遠很山很海九時四十八分
我把蜜塗在門上,等你
光線來,輕若羽劃
精雕細刻。十一時五十九分 灰色。
一年之初并不重要。釘子釘上就立春。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當傍晚無聲地抹去星辰

 

Sanmu CHEN / 陳式森

 
 

當傍晚無聲地抹去星辰,前世
塵土,起伏如波瀾
黑暗的文件如晦,裏面好黑
大地蟄伏,花朵猶豫

這最難將息,寒冬骨架
自來世生出肋骨,種子沉痛
家譜灰燼;那就重讀灰燼,從此無名
此刻退色,你是唯一的音節。

就是不屈的石頭
那些在流亡裡往返的孤魂
洗滌我們的盲文,奧德修斯!
來到盡頭,我一無所見⋯⋯

 
.2020年1月11日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致晨泳的人

 

Sanmu CHEN / 陳式森

 
 

前晚Augustine說正寫文章,關於你
風很涼,艱難。
昨天下午在柏樹枝上見到一隻幼鳩,
小小的,灰醜灰醜的;巢中
還有一隻蛋,像是對世界懸而未決。
不相干地想起你,老炳走了好久了。
珂和小鵬走了,小鹏你沒見過。
那天我們在美院邊上的湖南館
打邊爐,你、老炳和陳珂都在
暖暖的光,麻辣麻辣的。
那天小鵬沒來。
骨骼在風中鳴響,一嘴泥就喝多了。
你遠在天海晨泳嗎?

穿過狂暴的警隊,
黑衣的孩子們四散若水。
年初,我和田中去看你,
在金鐘轉地鐵時意外地安靜,
只有一個女孩獨自落淚。
我告訴你芙美子已經走了,
有花,睡在自己的床上。
而荒井還是朝朝酩酊⋯⋯
之後我們去了香港仔的潮州店晚飯
點了菜脯炒蛋,炒學斗,鵝片例牌
骨骼在時間裡疏鬆,疏鬆成灰色的鐵櫃,鐵灰的空氣,塵埃。
在鳴響中碎成海岸的砂礫,
你说没有寄居的螃蟹。
我喝多了,一嘴泥。
骄傲的骨骼逃逸成南方的麂鹿,
追隨着那些流散佛像和書籍⋯

嘿,遠在天海
你還是朝朝晨泳嗎?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俳句六首

 

Sanmu CHEN / 陳式森

 
 

妥貼的真珠
淚水最深處的心
雨中的鼓聲

佛陀的手印
未讀完的《地獄變》
舊約巴別塔

火燙的門楣
注解詩人的晚點
毀壞了重量

晝夜泳不息
銅管吹奏著松濤
淚是漏刻水

最初的時分
天公玉女飲序曲
曰:午時立春。

戰死的旗幟
兩隻乳房在夢中,
迷霧中,歲月。

 

 

・翻訳はこちらで
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